信息详情
2018年08月20日 星期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所在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 他山之石
【工作札记】儿子抢红包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7-12-25 10:11:10    

        今年春节前的一个晚上,我加班回家后发现桌上放着一张名片。出于职业敏感,我问道:“谁来过了?”

  “爸爸!下午有位姓杨的叔叔提着一些东西来看你,他说是你的朋友。按照咱家的家规,坚决予以拒收!”儿子认真地说。

  “好样的,亮亮!”我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看着名片,我猛然想起这名企业老板杨某是我们党风室近期正在查处的一起案件的当事人。他多次约吃饭、请喝茶,都被我拒绝了,想不到他竟摸到家里来了。

  “哦,还有,他加了我的QQ,说他儿子和我差不多大,要我们以后多多联系。”儿子边说边打开了QQ:“看,这是他儿子和我的聊天记录,他也加入了××英语社团,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交流啦!”

  “好吧……”看着儿子天真的样子,我欲言又止。

  “快看,我又抢到了一个红包!”正月初三的晚上,儿子扬了扬手中的手机,高兴地喊道。

  我凑上去一看,儿子接连抢到了3.3元和5.1元的红包。刚转身,他又抢到了一个10元的红包。

  “坏小子,手气不错啊!”瞧他那得意劲儿,我忍不住问:“亮亮,谁发的?”

  “我们英语社团群,杨叔叔的儿子把我拉进去的。这几天不是过节吗,群里不少人都在发。”儿子答道。

  “你有没有给大家发啊?”妻子在一旁问道。

  “当然啦,发了15元。”儿子打了一个手势说。

  正月初五的晚上,一声“耶”的尖叫,让我和妻子都围了过去。原来儿子这回收到了两个大红包,100元和200元!我不由得警觉起来。

  “小孩子也发这么大的红包,有点不正常……亮亮,什么同学这么大方啊?”我皱着眉头问。

  “是杨叔叔儿子发的吧?”妻子也关切地问。

  “不……不是的。”好半天,儿子方从刚才的兴奋劲儿中缓过神来。

  “那是谁发的啊?”

  “是我们群里的一个伙伴,叫李群。”

  “咱不能收。”妻子立刻说道。

  “为什么不能收呀?”儿子嘟着小嘴,声音里满满的不解和失落。

  “亮亮,你想啊……他可以发红包,但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红包?”我和儿子比划着,“这里面肯定有名堂。”

  “真的吗?”

  “事情恐怕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摸了摸儿子的头说。

  在我的引导下,儿子最终把红包的钱退回去了。

  节后一上班,我就找来杨某了解情况。

  “孩子的QQ群,你知道吧!”

  “知道,知道!”杨某堆着笑容说,“我说朱主任,让孩子们一起交流交流也好啊!”

  “那个叫李群的男生……”

  “他啊,他是我儿子同学,也是主任您儿子的好朋友啊。”

  “那两个红包不小啊!”

  “有……有这回事?我也不太清楚。”杨某的表情显得有些局促。

  “真的不知道?”我直视着杨某问道。

  在我的耐心开导下,杨某最终说了实话:他怕直接给我儿子发红包太显眼,于是就通过自己儿子的好朋友李群,以同龄人的名义发红包,想从我儿子这边寻求“突破”,没想到还是被识破了。

  变异的红包,不管外表包装得多好看,仍然难以掩盖这里面包藏的不义之人的“歪心”。党员干部伸手之日,便是触碰红线之时。这件事情提醒我,人情往来中,即使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依然需要倍加留心。元旦、春节将至,越是这样的重要节点,党员干部越要保持清醒头脑,切记收送红包无小事,过年关更要过好“廉关”。(朱国华)